当前位置:首页>电商学院 > O2O智慧门店 > 新零售运营 > 盒马mini对战每日优鲜 谁才是新零售终极模式?

盒马mini对战每日优鲜 谁才是新零售终极模式?

22人阅读|来源:汉潮|发布时间:2020-03-23 13:44:37
导读:侯毅PK王珺 争抢“最终模式” 商业竞争里,明争暗斗从不缺位。3月19日,侯毅称宣布前置仓模式的盒马小站在今年内退出市场,将由兼具线上与线下消费场景的盒马mini替代。


竞争对手喋喋不休争论时,免不了互相捎带。3月20日晚间,每日优鲜合伙人兼CFO王珺在头条号发文,对“被友商‘翻牌子’”一事做回应:零售模式没有“最终业态”的说法。事情起因是:3月19日,盒马总裁侯毅在采访中认定前置仓模式不可行,更是直接点名每日优鲜、叮咚买菜,并毫不掩饰地称盒马mini才是生鲜电商的“终极目标”。双方你来我往的言辞,让生鲜电商模式之争充满火药味,从业者们均想用自认为可行的方式,坐上该领域里的头把交椅。

侯毅PK王珺 争抢“最终模式”

商业竞争里,明争暗斗从不缺位。3月19日,侯毅称宣布前置仓模式的盒马小站在今年内退出市场,将由兼具线上与线下消费场景的盒马mini替代。

“盒马小站退出市场、盒马mini快速扩张”这一话题,原本就能让带有网红基因的盒马站在话题中心,但侯毅似乎并不满足。侯毅在采访过程中直接拉扯上以前置仓模式占据市场的每日优鲜、叮咚买菜,认为其永远解决不了几个系统性的问题,一些做法违背了零售的本质。

“每日优鲜在所有平台上开店,原因是没有流量,所以他要各种方式获得流量,最后自己的流量废掉了”“叮咚买菜通过不断的活动烧钱,各种各样促销活动、减免活动层出不穷,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获取流量的稳定性”在侯毅的观点里,烧钱换取流量的稳定性,这一做法违背了零售本质。

侯毅认为:流量问题是前置仓最大的问题。“生鲜是高黏性商品,以低于市场正常价格出售来获得量,我认为这是不长久的。”他认为盒马mini的模式优于前置仓,并表示其“才是生鲜电商的终极目标”。

侯毅话音刚落,王珺便立刻反驳。

王珺表示,世间万物,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,所以零售模式也没有“最终业态”的说法。对于各种零售模式或者业态孰优孰劣,他更认为是“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”,即便再先进的零售模式,一旦操作的姿势不对,最终还是无法成功。

至于是生鲜电商这门生意究竟该怎么做?王珺认为生鲜电商对零售本质的溯源,其实是一场“纤毫之争”:企业要有足够强大的技术驱动、优质供应链的打造和精细化运营的能力,从而在“人货场”的共振中找到最优平衡,最终依靠成本、效率、体验的最优化实现盈利。

王珺还提到,前置仓需要在获客效率、履约成本、商品结构等多种因素相互作用下,实现健康的赢利性增长,背后需要企业围绕上游供应链、精准获客和智能化连锁运营打造核心竞争力。“只有这几个能力到位了,商业模型才能跑通”。

仓库PK 门店 流量不稳是症结

“无论是每日优鲜趟路的前置仓,还是盒马捧红的仓店合一盒马nimi,均不能用正确、错误来判断。”一位曾短期经营过每日优鲜前置仓的从业者表示,相较于开店经营一家生鲜超市,前置仓的装修、房租甚至是人力成本更低。

他举例称,仓库不用像门店一定精装修,不用考虑到店消费者心理上对环境是否舒适,仓库更多是要符合冷藏柜、冷冻柜等设备的用电需求。此外,前置仓的人工成本也会少一些,店面还需要分拣员、理货员和收银员等,每日优鲜则需要较多的配送员,不存在理货员、收银员等,有时候应对订单峰值还能雇佣临时工。

“如果相同的地理位置、面积相同的情况下,前置仓要比门店的成本至少低30%,有些还要低的更多。”该人士称,自己虽然没有精细算过,但前置仓更轻是事实,门店要承担更多的作用和压力。

侯毅也承认:投资低的确是前置仓最大的优势。“一家前置仓店投资大概在70、80万左右;前置仓对物业要求很低,找个仓库角落就可以建,能快速盖掉成本。

当然,每种商业模式均存在两面。前置仓投资低的优势固然存在,但在获取稳定流量上就暴露了薄弱点。上文提到的从业者从自己经验角度讲,当每日优鲜在周一、周三、周五以及搞一些补贴的促销活动时,订单会明显激增,反之就会减少。此外,早上10点左右订单是一天中的峰值,下午5点是小峰值,其余时间段的订单偏少。

“如果现在不烧钱、不补贴,还会不会有人再来呢?”侯毅认为,流量是前置仓最大的问题。侯毅称,前置仓仅仅是一个线上渠道,晚上五、六点以后很难有消费者下单,此时缺货率也最高,整体导致耗损极高,盒马一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。盒马mini线上在晚上5、6点钟订单会大幅下降,但实体店晚7点钟至到晚10点钟,尤其是晚9点钟会是晚市高峰期。“这种配合可以规避掉线上卖不掉商品的情况,实体店再次形成的高潮,能把损耗处理掉。”

盒马如今摒弃的前置仓,是与每日优鲜同一时期成长起来,且如今仍在行业中保持活跃的从业者,仍较为看好的模式。每日优鲜、叮咚买菜等电商企业,已然凭借着前置仓培养出大量终于平台的高粘性用户,并在传统生鲜领域中切割出一块新市场。

每日优鲜CEO徐正在2019年年底曾透露,公司目前在成熟区域已有10%的经营正现金流,未来12个月会在全国主要城市跑通盈利模型,成熟区域会实现盈利。

线上PK线下 难以割舍到店消费

生鲜电商这条路上,各路从业者实则都在摸着石头过河。殚精竭虑、时时修正或许能概括从业者的行径。每日优鲜沿着前置仓这条路一直在走,盒马则围绕线上与线下多场景小心摸索。前者上过拼购、买过咖啡、入驻外卖平台,后者落地了盒马菜市、盒马mini、盒马F2、盒马小站等诸多业态。两者无非都是在寻求合适的发展路径。

王珺在微头条上写道,“‘通则不痛’,生鲜电商作为一个新兴业态,经量变到质变实现盈利,一定会经历坎坷,但深耕零售的规律和初心却始终不忘。每日优鲜创业5年,从0做到百亿+规模,从在前置仓的长征路上孤军奋战,到身边不断有新生力量加入跑团,欣喜之余,从不敢妄称“最终业态”,只希望通过自身的修行,不断提高上述能力,把现有模式跑得更通畅,让用户和供应商伙伴更多获益,拥有更多选择。”。

侯毅也毫不避讳地探讨盒马走过的弯路,“2019年初,我们发现盒马这个模式最大的弱点就是规模很大、投资很大、对门店的要求很高。这个时期盒马发展速度快不起来。”同时,盒马落地盒马小站的阶段里,一直无法解决损耗这一大问题。于是,侯毅决定让盒马小站退出市场,一些特别偏僻地方、或者原来纯粹是仓储的盒马小站会退出一部分,还会关闭一些运营差的盒马鲜生门店。

单纯的仓储与盒马初衷、调性脱节,是不少受访者的画外音。一位不愿具名的生鲜电商从业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从当下看,适用于其他生鲜电商的前置仓并不符合盒马初衷。该人士以服务为例,没有到店场景、只提供到家配送服务的盒马小站,与提供堂食、有新鲜体验感的盒马鲜生多少有些背离。“盒马打响招牌的早期,消费者多是因为大海鲜堂食才走进盒马。尽管用户也逐渐习惯在盒马线上下单,但早期的原始印象难以抹除,导致堂食体验成了砍不掉的环节。”

上述人士还称,盒马小站的确能作为盒马鲜生的延展,服务后者难以触达的用户,并提高盒马市场覆盖率,“如果一旦有一种门店类型能同盒马小站一样,可填补大店无法覆盖的空白市场,还能提供盒马小站不具备的餐饮服务,自然会成为盒马扶持的重点。显然盒马mini正符合。”

对于舍弃前置仓模式的盒马小站,侯毅认定是前置仓不符合盒马重体验的要求。“盒马主张单店销售的模式是线上加线下,但盒马小站只有线上没有线下。”侯毅认为盒马mini线下门店的引流能力、品牌影响能力更为有效,而盒马小站需要靠促销、靠烧钱才能实现拉新,进而带动销量。

与此同时,单纯的仓储功能成为侯毅舍弃盒马小站的原因之一。在品类丰富度上盒马mini要远胜过盒马小站,盒马mini提供了餐饮服务、具备舒适加工功能;而盒马小站只是一个仓,不具备上述条件,导致商品局限性较大。“门店做一日三餐,如果不做半成品不做成品,会导致商品缺失很大,也就难以形成很大的竞争能力。”



汉潮热门产品

HOT PRODUCT
  • 汉潮B2B2C多用户商城系统
  • 汉潮社交电商系统
  • 汉潮O2O城市生活服务系统
  • 汉潮智慧门店新零售系统
  • 汉潮社区团购系统